云网牛站
所在位置:首页 > Linux新闻 > Ubuntu走的路与红帽和SUSE不一样

Ubuntu走的路与红帽和SUSE不一样

2018-06-26 20:00作者:openstackcn稿源:开源云中文社区

伴随着互联网与定义了下一代网络体验的超级处理器,Linux变得越来越重要。大多数运行在超级处理器上的软件(除了微软),都是建立在Linux和其他开源技术基础之上的。这意味着Linux和开源在企业领域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像云计算和大规模数据分析这样的趋势推动了企业数据中心对类似技术的需求。

 

如何让包含典型Linux构建的开源软件包适合企业级应用,催生了精心策划的、强调可靠性和稳定性的发行版,也催生了付费技术支持服务和维护更新。以Redhat Enterprise Linux(RHEL)和SUSE Linux Enterprise Server(SLES)为代表,这些发行版分别具有十年和十三年的产品生命周期。

 

第三大企业级Linux,Canonical的Ubuntu Server走的是不一样的路。其新版本的开发和发布周期为六个月,与OpenStack云框架的发布周期大致同步,而几年来,OpenStack一直包含在Ubuntu的服务器版本中。每隔两年,Ubuntu会在四月推出一个长期支持(LTS)版本,提供五年更新。最新的Ubuntu 18.04 LTS已于4月底交付使用。

 

这样的组合意味着Ubuntu可以比竞争对手的Linux发行版更快地融入新功能和技术,同时还能提供企业用户所需的长期稳定性。另外,虽然Ubuntu通常由社区提供支持,但企业客户可以根据需要从Canonical获得付费的Ubuntu Advantage技术支持服务。

 

因此,如果你愿意,Ubuntu可以完全免费部署和运行,而如果你需要将其用于生产工作负载,你也可以选择付费技术支持。这与其他企业级Linux发行版形成了鲜明对比(如RHEL的Fedora和SLES的OpenSUSE)——这些发行版基于免费下载的由社区支持的发行版,但仅订阅了付费技术支持的客户可用。

 

这种许可模式可能是Ubuntu被广泛用于云计算和其他大型基础设施运营商的原因之一。Canonical声称,所有主要云提供商的大多数工作负载都在Ubuntu上运行,无论是AWS、Microsoft Azure、Google Cloud、IBM Cloud还是Oracle Cloud。

 

也许正因为如此,Canonical似乎看到了支持云原生方法的未来,这是企业新多云环境的基础。大多数企业已经在多个公有云平台上运行应用程序和服务,并且可能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中运行一个或多个私有云,因此任何可以简化在这个混合资产中部署和运行应用程序的组件都会受到企业的热烈欢迎。

 

Kubernetes就是一个例子。它是用于管理容器化工作负载以及对应集群的编排工具。它已迅速成为完成此类任务的首选工具,所有主要的云提供商现在都提供Kubernetes驱动的容器服务,例如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Azure Container Services(AKS)、Amazon Elastic Container Service for Kubernetes (Amazon EKS)。

 

随着公有云上Kubernetes无处不在以及许多开发人员也在使用它来构建和部署分布式应用程序,Kubernetes及其API现在被推入堆栈中,可以在所有这些平台上提供可移植性。

 

Canonical提供了自己的Kubernetes发行版,这是一个纯粹的“上游”版本,与谷歌GKE中的版本保持一致,还包含定期的安全更新。如果客户已经支付了Ubuntu的支持费用,公司不再另外收费。Canonical认为,提供纯粹的Kubernetes版本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并让他们与公有云提供商保持同步。

 

根据Canonical的说法,这与红帽公司将Kubernetes集成到其OpenShift PaaS中的方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隐藏了管理容器的大部分复杂性,同时也剥夺了开发人员的一些选择权。

 

VMware以Pivotal Container Service(PKS)的形式提供类似产品。该产品会将Kubernetes与BOSH(一种增加了部署和生命周期管理服务的开源工具)相结合。BOSH包括一个Cloud Provider Interface(CPI),可配置为使用不同的平台作为PKS的基础设施层,目前支持vSphere或Google Cloud Platform。

 

Canonical公司产品管理总监Stephan Fabel表示,VMware和红帽实质上都是在玩锁定游戏。如果你有一个红帽云,你必须使用RHEL,并且你必须运行Red Hat OpenStack,如果你不这样做,那就有麻烦了。然后,你必须使用OpenShift,否则又有麻烦。所以,你在这个垂直堆栈上一直被推着走,在堆栈的层间有很多不同的钩子,这样会让你走上一条特定的道路,也许董事会会喜欢这样,但开发人员其实并不愿意被迫选择一个具体的范式。

 

另一个因素是成本。Canonical声称Ubuntu和Kubernetes的组合可以满足组织的需求,其成本只有RHEL、Red Hat OpenStack平台和OpenShift PaaS的三分之一。这种组合不能提供PaaS的全部功能,但其他开源工具可以弥补差距。

 

451 Research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Canonical的BootStack托管私有云平台每个虚拟机每月的运行成本低于451 Research的云价格指数(CPI)比较中包含的25个公有云提供商。BootStack认为,Canonical工程师选择在哪里为客户部署OpenStack云,然后将其作为全托管服务运行。

 

对于运维HPC基础设施的组织,Canonical已经开发了一些开源工具,以便大规模部署复杂环境,并在必要时重复这些部署。这些工具(如Juju和MaaS)是为了快速构建私有云而开发的,但在HPC环境中证明同样有用——你可能会在某一天运行复杂的仿真,然后后一天在Hadoop框架上使用大数据分析工具。

 

MaaS(Metal-as-a-Service)旨在为裸机服务器硬件提供云般的配置便利性。它可以使用PXE、TFTP和IPMI等著名工具,发现硬件资源并自动执行升级固件和安装操作系统等任务。

 

Juju的目的是处理软件堆栈中其余部分的部署和配置,包括应用程序以及它所依赖的任何其他应用程序和服务。Juju提供了创建这些不同组件之间关系模型的工具,因此它可以应用必要的配置管理脚本(可能使用Puppet或Chef等工具编写)来部署。

 

Canonical声称Juju和MaaS是其提供BootStack托管云服务的关键因素——运行成本低于许多公有云,只需两名工程师和两周时间就可以满足客户的需求。

 

MaaS和Juju可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Canonical最近一直致力于让Ubuntu支持GPU加速器硬件,并将其暴露给HPC工作负载,例如通过OpenStack和Kubernetes进行机器学习。

 

“在KVM层,我们使用PCI传递。目前正努力在OpenStack层创建虚拟GPU抽象层,并且一旦它们被引入,我们也会提供这些层。但是,一旦你在虚拟机层并且已经暴露了设备,我们将提供Nvidia驱动程序,并且会以完全自动化的方式推出。因此,当你在包含GPU的基础设施上安装Kubernetes集群时,会自动检测并启用它们。”Fabel说。

 

在Kubernetes层,Canonical从Nvidia部署Docker运行时,通过标准的API暴露GPU。使用Juju,复杂的应用程序框架(如Kubeflow)可以以全自动的方式推出。Kubeflow是谷歌TensorFlow计算框架的一个实现,用于构建机器学习模型,并将其打包在容器和Kubernetes中运行。

 

根据Canonical的说法,这很重要,因为单个高端GPU需要花费数千美元到数万美元,并且任何组织都需要通过最大程度地缩短构建应用程序及其支持软件框架的时间来最大化利用GPU。

 

总的来说,Canonical与其他企业Linux公司有所不同,倾向于云、尖端技术以及大规模部署应用程序和服务,而红帽和SUSE一直专注于向优先运维更传统的关键任务企业应用程序的公司提供稳定的、可靠的平台。

 

相关主题

在Mac系统上的VirtualBox虚拟机上安装Ubuntu系统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